热压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压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时最熊维平自问中铝为何没能做成好公司

发布时间:2021-10-13 23:21:45 阅读: 来源:热压机厂家

熊维平自问:中铝为何没能做成好公司

【铝道】 这么大压力我也没得抑郁症,我也不能得。 1月17日,北京中铝大厦,坐在离1米左右的座位上,熊维平把一打厚厚的材料推到一旁,说, 其实不想照着材料讲,既然是座谈会,就拉家常,可能更真实 。

熊维平目前为中铝公司(下称 中铝 )董事长,同时也是中国铝业()的董事长。与前两任一把手相比,2009年重新回到中铝的熊维平,面对的是更为复杂的市场,其所执掌的中国铝业前年亏损80多亿,但去年扭亏的一半功劳来自资产处置。

作为较大的铝制品公司,中铝没能展现出抵御行业周期的能力,熊维平自问: 我们没有成为行业不好的时候里面较好的企业,为什么亏损这么严重?

面对,熊维平对中铝困境以及为脱困而做的努力,不藏不掖侃侃而谈。执掌的中铝巨亏,他胸中自然有难以消解的块垒,所以这次 说心里话,一吐为快 。

谈行业:对市场无可奈何

我们前年亏损严重,仅股份公司就亏了82.3亿,十大亏损户的帽子戴在头上沉甸甸的。 熊维平聊起这一话题,说到激动处,他扬起左手来回比划,以让人明白他的所思所想。

对于中铝眼下的困境,熊维平有着清醒的认识。他认为,中铝巨亏的靠前大原因,是业务尤其铝业务处在过剩产能的行业, 我2009年回到中铝后,确实没赶上好时候,真的是对市场无可奈何 。

截至去年底,全国形成的电解铝产能采取DecoJect薄膜时为3400万吨,但真正能开工生产的仅2400万吨左右,开工率仅为70%左右。更严重的是,近几年,铝价几乎呈现单边下降之势:2010年均价为18000元,2011年下滑到16000多元,到2012年均价为15600多元,2013年继续单边下行,现在的价格仅为13700元。

这样的价格水平,已经在行业平均成本线以下。

来自市场的冲击,并不能掩盖中铝自身存在多年的问题。

在行业不好的时候,中铝为什么没有成为里面较好的企业?熊维平对此思考的结果,正是中铝及旗下上市公司亏损的第二大原因:有亏损的行业,但不一定里面都是亏损企业, 我们亏损的压力,除了大的市场,也是自身竞争力不够造成的 。

中铝正式成立于2001年,至今有十多年历史,却像一辆笨重的老爷车,满载着一众工艺设备和产能相对落后的老企业,伛偻前行。中国靠前个氧化铝厂、电解铝厂铝加工企业都在中铝,且目前还在生产,但这么多年市场变了,很多原来赚钱的企业开始亏钱。

氧化铝企业为啥亏损,一是落后产能,不是拜耳法,能耗比别人高,这块产能大概还有400万吨;第二是人多,一个200万吨的氧化铝厂,民企1000人,我2009年回来的时候是12000人,其中科以上干部1000人,怎么比?

与之相对的,民营铝企魏桥、信发等的所需原料大多来自国外,采用的是低温拜耳法,高温拜耳法的温度是260摄氏度,低温是140摄氏度,仅能耗就差一半。但中铝因为没有自备电厂,平均电价要比民营企业高0.12元/度,以综合电耗算,每吨要多出1680多元钱。

熊维平还说,体制机制内部市场化方面跟别家差距还很大,核心体现在三个方面, 管理人员是否能上能下,员工是不是能进能出,收入是不是能升能降,这也是国有企业的普遍问题 。

本报从中铝方面了解到,经过前几年努力,中铝目前2、波纹管环刚度实验机的保护保养的氧化铝厂平均用人还有6000到8000人,其中去年四季度中铝就通过内退方式减掉了19000人。 用工人数如果能达到民营企业水平,我也就不亏了。 但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中铝一下子减到跟民企一样,不可能。 熊维平说。

上市公司:资本运作扭亏

时间倒回到2012年,中国铝业的亏损额当年锁定在82.3亿元。直到去年三季度,这家央企虽然已经大幅减亏,但亏损额仍有18个多亿。

如果2013年继续亏损,中国铝业将不得不戴上ST的帽子,而掌舵人熊维平也将与其他 戴帽 的公司老总一样,被 市场的不理解、股民的怨恨、银行的咨询、发债的成本 等一个个难题左右。

好在,中国铝业情况出现了好转。该公司预计2013年将实现扭亏为盈,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0亿元。 前年亏80多个亿,去年能盈利10多个亿,大数一算是100亿。 按照熊维平的测算,不仅中国铝业实现盈利,中铝去年也大幅减亏。

这100亿元的减亏规模怎么来的?

中国铝业向大股东中铝变卖资产,是主要手段。

熊维平向本报坦言,一方面的确是股份公司跟中铝做了两次资本运作, 一次是把整个铝加工业务买过来了,其中还把贵州氧化铝厂买了过来,这块有10亿左右;二是对西芒杜的铁矿项目置换,根据评估是54亿,两次合计60多亿 。

中国铝业自身也在挣扎扭亏。 中国铝业去年同比自己减亏30亿,再加上价格因素有36个亿,等于自己实实在在减亏了60亿。

根据中铝方面的测算,中国铝业能够成功扭亏,资本运作约占了三分之二的功劳, 如果算上价格因素,与大股东资产交易等于一半收益,另一半是靠自己 。

实际上,悉数中铝的各个业务板块,只有铝板块还在亏损。经过调整,中铝目前已从单一的铝公司向综合性矿业公司转型,其中,铝的资产量已从90%下降到46%,销售收入占比下滑到40%,2013年,除铝之外的其他业务为该公司贡献了43.5亿元。

按照熊维平的说法,上述出售到大股东手里的资产,也会作进一步处理。 在中铝公司的平台下是培育、是孵化、是推进,我们有信心过一两年全部盈利,亏损的就把它关了,适当时候还会还给铝板块,这要看上市公司的情况。

关于未来:谁升起就是太阳

我们的目标是在2015年实现本质脱困,如果市场好这个目标就很快实现,但没想到市场这么艰难。 座谈会上,熊维平如是告诉。

熊维平眼里的本质脱困,不仅仅是中铝公司要整体盈利,其各个板块盈利尤其是铝板块也要盈利。 绝不能因为经济周期来了,价格波动又亏损,2011年我们也盈利了,但不是本质上的盈利。

为实现这一目标,中铝公司在2010年开始在内部实施运营转型。

本报采访了解到,中铝旗下西南铝厂在前年12月就开启市场化改革。具体做法是,用市场化选聘企业一把手,再由总经理提名组成经营班子,定下三年的经营目标,然后几百万经营层风险抵押,员工层面则与效益挂钩,像计件、定额等都跟员工挂钩完成, 选出的总经理都在我的视野里面,不同的是现在是一批人竞争,至少一个总经理出来,5到11人竞聘,状态完全不一样。 熊说。

效果显而易见。其中,西南铝厂原来预算要亏2.3亿元,较终盈利5000万,中铝目前17家市场化改革的单位,去年统计下来有20亿的贡献。

这种市场化改革仅仅是开始,但不可能一条路,一个模式,去年承包租赁模拟法人都在推,今年力度很大,一个是推混合所有制经济,一个可能带头试点员工持股,标准是"改革以后,效益是不是提高,企业活力是不是增强,员工收入是不是增加,员工的精神状态是不是提高"。 熊维平说。

按照中铝的设想,除了对资源和军工材料重点保证,像电解铝、氧化铝等其他竞争性行业企业项目就是推到市场上,对外也提供不同的解决方案敞开大门合作,控股和参股都可以。以稀土板块为例, 下一步市场化改革,就让稀土真正成为现代企业制度产权多元化的规范法人结构的市场主体,让它到市场里去打拼。

除企业自身改革外,熊维平也期待中铝生存的外部经济环境改变。 中国发展主要靠实体经济,下一步不打破两个面对严峻的能源与环境挑战垄断是不行的。一个是银行垄断,我较近拜访了六大银行,个个盈利1000多亿;二是电垄断。 但他对此仅表示谨慎乐观, 这有过程,需要通盘来调整 。 企业要能扛得过来,中铝过来之后一定能快速发展。

中铝有辉煌的时候,也有艰难的时候,还会有辉煌的时候, 熊维平说, 谁升起就是太阳。

失眠吃什么药管用
失眠吃什么药管用
失眠多梦吃哪种中药安眠药效果好
失眠多梦吃什么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