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压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压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隐形商人副县长的另一个角色

发布时间:2020-07-13 20:06:34 阅读: 来源:热压机厂家

去年,海南多个市县出现渔业柴油补贴两年未发之事,致使一些渔民生产生活遇到困难。图为临高县一渔港内,渔民在休渔期间修补渔船。

1978年9月至1982年7月,在广东矿冶学院学习;

1982年7月至1987年10 月,担任临高县对外经济工作委员会办事员;

2003年6月至2010年2月,担任临高县海洋与渔业局局长;

2010年2月至2012年1月,担任临高县财政局局长、党组书记、财政事业机关党委书记;

2012年1月至2014年3月,担任临高县政府副县长。

这是海南省临高县原副县长陈卓尔的“从政路线图”。可以看出,大学毕业的他当年即进入公务员系统,20年,从办事员升至副县长。

然而,这位副县长不仅爱“权”更爱“钱”。在担任海洋渔业、财政等实权部门“一把手”之后,便开始把“官职”当作“生意”来经营,把权力作为赚钱的工具,甚至以他人名义开办公司充当“隐性合伙人”来捞钱,最终葬送了自己的政治生命。

2014年12月24日,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陈卓尔有期徒刑13年。陈卓尔退缴的赃款250万元依法没收,上缴国库;其余赃款继续追缴。

被赞为能干的“一把手”

公开资料显示,陈卓尔出生于1961年10月,今年53岁的他系土生土长的临高人。1978年至1982年在广东矿冶学院冶炼加工系金属材料专业学习,毕业当年的7月被分配到临高县对外经济工作委员会工作,担任办事员。这是陈卓尔仕途的开端。

5年后,陈卓尔便被提拔为科员。自此,他的仕途一帆风顺:1989年10月至1995年12月,担任县经济合作局副局长;1995年12月至1998年6月,担任县招商中心主任;1998年6月至2003年6月,担任渔业开发总公司总经理。

据临高县政府有关负责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当时的陈卓尔被领导普遍看好,被赞为“年轻、能力强、会办事……”果然,2003年6月至2010年2月,陈卓尔很快担任临高县海洋与渔业局局长一职。

紧接着,2010年2月,陈卓尔担任临高县财政局局长、党组书记、财政事业机关党委书记双重职务,均系“一把手”。两年后,陈卓尔被任命为临高县副县长,分管13项工作,还曾兼任县财政局局长一段时间。

法治周末记者前往海南省临高县采访期间,县政府某部门一工作人员向记者出示了一份2008年陈卓尔在担任县海洋与渔业局局长、党组书记期间,参选“2008感动海洋、环保人物评选”的事迹简介,称陈卓尔是一个相当能干的干部。

该简介显示:2004年12月7日发生海上燃油泄漏污染事件,使临高县遭受严重损失,陈卓尔在组织人员清理油污的同时,及时组织养殖户起诉索赔。经过3年不懈的努力,最终索赔100多万元。争取多方支持,筹集300多万元维修了调楼、抱才等渔港,改变了脏、乱、差的面貌,促进港边村庄变成文明生态渔村。为了保护好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白蝶贝,陈卓尔亲自带领渔政海监执法队伍常年坚持巡察,顶住来自社会上各方的巨大压力,坚决查处了盗采案件52宗,收缴作案潜水工具62件,罚款12万元。陈卓尔带领海监执法队伍摧毁了盗采珊瑚礁来烧制石灰的土窑8座,海上追、陆上堵,潜伏跟踪打击盗采珊瑚礁活体行为12起。

该工作人员还向记者出示了2011年2月陈卓尔担任临高县财政局局长、党组书记期间在临高有关媒体发表的一份考察观感。称:就他而言,这既是一次心灵上的大洗涤,观念上的大冲击,更是一次思想上的大震撼、大解放。

无论是行动还是语言,在陈卓尔担任临高县海洋与渔业局、临高县财政局“一把手”期间,还是得到了上级领导、同事及人民群众的认同。

正因为如此,当陈卓尔于2014年3月初被检察机关带走时,不禁让当地干部大跌眼镜。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从2006年起,为缓解油价上涨给渔民带来的压力,国家对持有合法有效证件的机动捕捞渔船开始发放柴油补贴。经过几年的实施,海南省已制订了一套严格的柴油补贴发放程序,主要是市县行政部门负责制,层层把关,互相监督,纪检、监察等部门也参与其中。

然而,陈卓尔任职临高县海洋与渔业局局长、党组书记期间,海洋渔业领域多次发生渔民通过弄虚作假方式,虚报、多报、冒领以及套取国家燃油补贴的事件,多人已被查处并受到法律的惩罚,时至今日仍不断有渔民就此进行举报,陈卓尔自然也在举报之列。

把官职当生意来经营

“权力总是附带着巨大收益,即权力的红利。”自2003年之后,连续担任海洋渔业、财政这两大实权部门“一把手”以来,陈卓尔深谙这一“权力红利”之道,开始“把官职当生意来经营”,将自己隐藏在权力之下,像一个商人一样念起了“生意经”,巧用权力大肆捞钱。

2008年至2010年期间,中央先后拨款3000多万元给临高县,用于扶持该县深海养殖产业。临高县海洋与渔业局决定在临高海域分三批建造664口深海网箱补助给养殖户。其中,第一批网箱200口拟采用“以物代资”方式补助,第二批64口和第三批400口拟采用“先建后补”方式补助。

2009年,临高县海洋与渔业局对外招标建设第一批网箱。陈卓尔将招标信息透露给深圳一公司。该公司指派销售经理田某联系、对接。为争取中标,该公司总经理张某和田某等人商定,许诺按每口网箱3850元给陈卓尔好处费。后该公司中标,制造安装了200口深海网箱。

张某和田某等人想继续做二三批网箱项目,便成立了一家网箱公司。为保证该网箱公司顺利承领项目,陈卓尔向有关专业合作社与渔民提要求,后某合作社及有关渔民与该网箱公司签订《网箱制造安装合同》,让该公司制造安装第二批、第三批网箱。其间,陈卓尔积极协调渔民与银行、政府关系,同意支付补助款给各专业合作社,用于支付工程款。

2009年至2010年间,田某从该网箱公司账户及其个人账户取款,先后分多次送给陈卓尔共255.64万元。

如果说上述做法是“邀请”企业做项目收取好处费的话,陈卓尔的另一个捞钱手段就是“暗中”帮承包商中标以收取好处。

2011年前后,陈某得知临高县财政局拟以议标形式招标建设三家财政所的办公楼,遂找时任县财政局局长的陈卓尔帮忙,陈卓尔表示同意,并让陈某挂靠公司参加议标。

“为了让我中标,陈卓尔向分管此项工作的副局长暗示,尽量选择本地建筑公司承建。”据陈某供述,参加议标的本地建筑公司只有陈某挂靠的建筑工程公司一家。

随即,在议标会上,副局长首先提议该三个办公楼建设项目应由本地建筑公司承建,陈卓尔和其他参会人员一致同意,最终顺利确定该建筑工程公司中标。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这三项工程结算总金额合计400余万元,均经陈卓尔审核同意后及时拨付。为表示感谢,2011年10月,陈某送给陈卓尔30万元现金。

开公司充当“隐性合伙人”

2005年间,陈卓尔让福建渔民陈某各引进两艘渔船到临高从事海洋捕捞。随后,陈某建造两艘渔船开到临高。在陈卓尔帮助下,陈某为两艘渔船办理了捕捞许可证书、船检证书和船舶登记证书等手续,并挂靠在陈卓尔实际控制的海南澜江实业有限公司名下。

陈卓尔与陈某商定,该两艘渔船向政府申请取得柴油补贴后,要分一部分补贴款给陈卓尔。2006年至2009年期间,陈卓尔表弟方某以澜江公司名义多次向临高县海洋与渔业局申请陈某挂靠的两艘渔船的柴油补贴和南沙专项补贴。

经陈卓尔等人审批,县海洋与渔业局批准该两艘渔船的柴油补贴、南沙专项补贴各179万元和67.9万元,并把补贴款拨付到澜江公司账户上。陈某数次让方某把部分补贴款转账给他。方某请示陈卓尔或陈卓尔妻子后,先后分三次从澜江公司账户转账给陈某共95.2万元。

陈卓尔妻子从澜江公司账户上分二笔取出61.4万元,存入陈某的银行卡给了陈某。为感谢陈卓尔的帮助,陈某将澜江公司账户上剩余的补贴款共90.3万元送给陈卓尔。因群众举报,陈卓尔担心出事,2011年5月27日让方某将澜江公司账户上的97万元转账给陈某。

经陈卓尔妻子证实,澜江公司是她与陈卓尔以方某的名义开办的,公司印章平时由她管理,但公司从未开展过业务。

据临高海洋与渔业局捕捞股长证实,澜江公司由方某管理,名下有两艘渔船。后来,他通过私下了解得知澜江公司是陈卓尔开的。

陈卓尔则辩称,他于1993年设立澜江公司,调任临高县海洋与渔业局局长后,考虑到自己是公务员不适宜经商,就将澜江公司过户到方某的名下,授权给方某负责管理,但他还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重大投资项目由他主导,是一个“隐性合伙人”。(记者 邢东伟 实习生 翟小功)

孝感工作服定制

百色西装定做

衢州工作服定做